堂本剛—「僕の靴音」2004-simple

AsuKa_Domoto:

simple


  总觉得变得麻烦起来了,心里变得乱起来。明明天空这么晴朗,我却觉得呼吸困难。

  回顾2003年,发觉我们的现实,大多带着悲伤的色彩。内心之窗的玻璃变得模糊不清,是因为大家不能很好地分辨温柔和肮脏了吗。

  这是谁的所为?神啊,请你告诉我。

  这是我经常在想如果我有什么力量的话就好了的一年。

  但是,就算有了那种力量,为了现在的世界而使用那种力量…也不太好吧。历史的进程,生物的平衡,全都会被扰乱,反而会变得不好也说不定。这也是一直在想着那种事的一年。

  有时,我感觉似乎有谁(大概是神)在计算这世界的生物的绝对数量似的。当新生命诞生之时,在另外的某处也有生命在静静消失。虽然有些悲伤,但平衡就是那样取得的吧。不单是人,虫子,花草,什么都是,都是那样才得以维持。然后,正因如此,现在,正在生存的我们,必须坚强地活下去。要将生命燃烧的歌,对着天空大声唱出来。

  但是,天空,是悲伤的颜色。

  虽然连同那些逝去的生命的份也一起努力地唱出来了,但是,严肃的表情还是会出现在某处。

想让你笑起来。

想让你打从心里笑出来啊,天空。

在这不知道该歌唱生命好的现实中,我踏上了追寻理应歌唱的话语和旋律的旅途。


将谎言用美化包裹。

明知痛苦仍旧攻击。

只知怀抱现实逃避。

因软弱而故意使坏。

因强大而无意忽视。

超越便利而至犯罪。

道德停止。

本应美好的我们已然面目全非。

落泪的我们,本来,要用心去守护的事物,珍惜的地方,深爱的心跳……

所有一切都在凌乱地温度下跳动着。

好痛苦啊,好难受啊,这愚弄的世界有太多。

眼泪中,意义,能量,已经荡然无存。连血都变成了单纯的液体。就连那鲜红都已经不能作为生存的证明。我们的存在全部,现在,都开始染上了不被允许的颜色。

此刻,就是我们挥舞爱的时候。

此刻,就是拥抱爱的时候。

但是,有嘲笑那姿态的人。有明明已经察觉到了真正错的是自己,但还是在嘲笑别人的人。

真是可悲啊。明明可以好好认清自己的。


  若是为了重要的人的话,什么都能做到。因为是为了最重要的人嘛,那是理所当然的。但是,为了不能断言是重要的人,就不能刚好这样生存……了吧。但是,我想越是那时候我们越要坚持住,一定要抱紧神赐予我们的瞬间。在一生中,正是那种瞬间,才让我们不由得去深爱,化为温暖的光芒。

  在活着的时候,如果可以拼命前进的话,也许,在迎接死亡以后自己就能变得闪光了。不过,虽然那种事并不是最终目的啦。因为,优先的是纯洁的心跳。

  纯洁的生命,眼神是不一样的。

  虽然也许有些浑浊,但在眼眸深处,还是透着美丽的透明的光芒。

  诶,如果有一点浑浊的话就不能说是纯洁了?不不,只有一丁点,如果没有浑浊的话,这个世界就不能很好地运转下去了。也就是说,不能保持自己的风格前进。所以,有时,也必须要和自己肮脏的部分一起相伴前行。纯洁的爱之战士(就是我们),不得不那样做。然后,向着前方前进。有时会停下,然后,继续前进。就是那样的循环,一定。

  其实,就想只是乘着纯洁的风,心情愉快地一直飞到人生的终点。但是,在旅途中,也有会让人眼神变浑浊的考验,会让战士烦恼。守护的东西增加,遭遇到分别,也会有新的相遇。变化的情况,与之前相比让人愈发目不暇接,在这会迷失自我的世界里,纯洁的爱之战士正在烦恼着。

  伪善什么的,冒牌什么的,全部拒绝。这样的每一天,简单地生存这件事,是很困难的。但是,正因为是这样的每一天,要为了不失去纯洁的自己,而去简单地战斗。那才是纯洁的爱之战士嘛。

  我一定,会与一个那样的战士相爱,而一边感受着温柔的意义与不安,一边生存下去吧。

  简单地向前进这件事,意外地很难。虽然也许我在说着这样自大的话,但我自己也完全没有做到“简单”。

  但是,就拼命努力到死吧。因为,我们本应该是美好的啊。我们本应该到达美好的地方啊。这旅途,努力走下去吧。

  此刻正是寻找要唱的歌曲的旅途,正是去将就算会换来痛苦也要去撞击世界的歌曲拿到手中的旅途,还有,对自己爱到不能自拔的人们继续传达爱的旅途。


评论
热度(26)
  1. 每乙雨koal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koala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koala | Powered by LOFTER